长春侦破公安部督办“416”跨省系列扒窃犯罪团伙案件 扣押涉案高

发布时间:2018-07-14 12:17:02

长春侦破公安部督办“416”跨省系列扒窃犯罪团伙案件 扣押涉案高

  长春侦破公安部督办“4.16”跨省系列扒窃犯罪团伙案件 扣押涉案高档手机332部

  长春侦破公安部督办“4.16”跨省系列扒窃犯罪团伙案件 扣押涉案高档手机332部

  原标题:长春侦破公安部督办“4.16”跨省系列扒窃犯罪团伙案件 扣押涉案高档手机332部

  近日,长春市公安局南关分局历时40多天,破获公安部督办“4.16”跨省系列扒窃犯罪团伙案件。抓获团伙成员10名,扣押涉案高档手机332部,案件涉及手机1000多部,总值达千万元。7月13日,记者从警方召开的返赃大会上看到,现场将122部手机返还给了受害群众。

  2018年1月,长春市各商圈及校园周边连续发生扒窃手机案件,长春市公安局南关分局成立了联合专案组。4月16日23时,南关分局西五马路派出所民警巡逻到亚泰大街快速路桥下时,发现一台别克轿车在马路上走走停停,行迹十分可疑。民警上前盘查发现该车是租赁车辆,在车上两名男子身上发现26部高档手机。“这些手机哪来的?”“是……我们……捡的!”当民警询问手机的来源时,两名男子竟然称26部手机全是捡来的。民警马上想到近期商圈、学校周边发生扒窃手机案件,立即将两人及手机带回派出所。回到派出所,这两名男子还是坚持称手机是捡来的,只交代二人分别叫陈某、许某桂,海南省儋州市人,其他什么也不说。派出所所长李广明感到陈某二人一定隐瞒着一个大秘密,审讯继续的同时,马上组织民警对26部手机进行检查,看能不能从中发现线索。民警们检查时,其中2部手机弹出短信让大家十分兴奋。手机短信的大致内容是:我是机主,如果手机在你手上,需要多少钱能还给我,手机里面信息对我很重要,请不要随意删除……“你好,我是南关分局西五马路派出所民警,请问短信是你发的吗?……”“是我发的,我的手机被人偷了……”民警马上与发短信的人联系民警马上与发短信的人联系上,证实这2部手机正是被盗手机,被害人马上赶到派出所。受此启发,民警根据手机特殊功能,又连续找到6名被害人。其中有一名被害人杨某是外地来长春上学的大学生,她的手机是4月14日在桂林路被偷走的,手机里有离世母亲留下的唯一张照片,因此他十分着急,当得知手机被派出所民警找到了,她第一时间赶到派出所。随着被害人陆续赶到派出所认领被盗手机,民警们信心满满再次审讯陈某二人,原以为他们在证据面前会缴械投降,万没想到,他们仍然称手机是捡来的。4月18日,陈某、许某桂被刑事拘留。

  由于陈某二人拒不交代,案件陷入僵局。此后,市区公安机关又成立了“4.16”联合专案组。专案组经过研究,发现了别克车多处长时间停留地点,民警对这些地点逐一调查走访,发现二人先后出入绿园区万嘉花园、二道区中意之尊、朝阳区安达小区、南关区天伦中央等小区,民警怀疑这些地方很可能是他们的落脚点,立即对这几个住处进行搜查。4月22日上午,民警与绿园区万嘉花园小区、二道区中意之尊三处房主联系,确认租房人不是陈某二人,是其他外地人居住。专案组判断,陈某二人一定还有同伙,便派民警对三处房子进行守候。4月22日16时,民警与南关区天伦中央小区房主核实,确定租房人正是陈某、许某桂,民警在屋里搜出91部手机。4月24日20时,民警对朝阳区安达小区搜查时,在屋里抓获三名男子,在他们身上扣押手机40部。经审讯,三名男子分别叫陈某堂、黎某浓、黎某勤,他们都是海南省儋州市人。4月25日,民警在二道区中意之尊小区两处房子里抓获四名女子,但是没有搜到一部手机。经审讯,四名女子分别叫陈某美、何某、吴某菲、吴某花,她们也是海南省儋州市人。虽然案件进展顺利,大量被盗手机被缴获,可审讯工作却遇到巨大挑战。民警对陈某堂7人审讯时,民警对陈某堂7人审讯时,他们与陈某二人一样,不但都不承认扒窃手机的犯罪事实,还都称自己是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。通过对陈某堂7人身体特征判断,他们都应该是成年人,冒充未成年人一定是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。南关分局立即与吉林省公安厅物证中心联系,经过鉴定7人都是成年人。在科学证据面前,陈某堂等3名男子交代自己都是成年人,交代流窜到长春扒窃手机和利用双重身份逃避打击犯罪事实。陈某美、吴某菲、吴某花3名女子承认自己是成年人,吴某菲真名叫李某花,吴某花真名叫曾某娇,并交代扒窃手机事实。在她们的指认下,民警在她们住处附近树根下、井盖内、暖气片后、消防栓内搜出17部被盗手机。只有何某还称自己是15岁的未成年人。

  随着战果不断扩大,专案组民警们原以为最先落网的陈某、许某桂与陈某堂7人一样都是扒窃犯罪嫌疑人,可随着陈某堂等7人缴械投降,陈某、许某桂真实身份也浮出水面,一个“盗改销”一条龙跨省扒窃犯罪团伙终于浮出水面。

  据陈某堂等人交代,陈某、许某桂二人是专门负责跟着陈某堂等人收赃的,他们偷来的手机不允许私自卖给他人,必须卖给陈某二人。原来这个扒窃团伙分工明确,陈某堂等7人专门负责流窜全国各地扒窃手机,“耀哥”、陈某、许某桂三人专门负责拿钱收赃,陈某二人跟着陈某堂收被盗手机后,通过物流邮寄给在广东省深圳市的“耀哥”,再卖出后与陈某、许某桂三人分赃。4月26日,专案组民警再次提审陈某、许某桂二人。他们交代是受“耀哥”指使,专门尾随陈某堂7人收赃的犯罪事实。专案组在审讯陈某等9人时,发现他们在交代犯罪事实过程中,只交代民警收缴手机的犯罪事实,问到其他余罪时都矢口否认,断定9人都在避重就轻,存在隐瞒犯罪事实、逃避打击的可能。专案组立即抽调人员对陈某9人行踪进行详细核实,获得巨大发现。第一大发现:陈某堂等人先后2次流窜到长春作案。一次是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,一次是2018年3月至4月16日。他们都是从海南省儋州出发,曾先后流窜到沈阳、北京、天津、郑州、西安、成都等地。在核实案件时,其中有几名被害人的手机分别是在沈阳、西安丢失,证明这些人边走边偷,流窜作案。第二大发现:陈某、许某桂收赃后,通过物流将被盗手机邮走。民警调取物流信息发现,发现他们共邮寄手机1700多部。根据上述两点,专案组决定立即南下深圳抓捕“耀哥”。4月27日,西五马路派出所民警组成抓捕组赶赴广东省深圳市抓捕“耀哥”。5月2日,专案组在深圳警方配合下,将“耀哥”抓获归案,当场扣押赃物手机96部。经审讯,“耀哥”真名叫吕某耀,海南省儋州市人。他交代伙同陈某、许某桂三人一起出资收购陈某堂等人偷窃手机,由吕某耀卖出后三人分赃。正当民警对吕某耀进行审讯时,有人给他打电话。在民警的追问下,吕交代对方叫吴某,他从三亚给吕邮寄一批偷的手机。民警分析,吕某没有回电话,对方很可能取消邮寄,于是马上与快递公司联系,获悉吴某果然给快递公司打电线时,民警乘飞机赶到三亚,将邮寄包裹扣押,里面有被盗手机62部。

  随着吕某耀在深圳落网,一个“盗改销”一条龙扒窃团伙主要成员全部落网,公安机关共缴获被盗手机332部,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,而寻找被害人的工作才刚刚开始。由于很多被害人没有报案,民警经过大量工作,在公安机关报案平台上只核实122起案件。陈某堂等人为逃避打击,不如实交代偷窃手机时间、地点,给公安机关核实案件造成很大难度。经过20多天工作,专案组搜集陈某堂等人作案扒窃手机视频40多个,通过解锁手机密码找到被害人30多人。民警通过视频录像还发现,李某花4名女子和陈某堂等3名男子作案场所不同,李某花邓名女子专门在商场里扒窃女子手机,陈某堂等3名男子不进商场里作案,他们专门在商场外面、校园周边、马路上扒窃,他们的目标男女都偷,主要年轻女子、女学生偏多。因为她们用的手机多为高档手机,警惕性不强。同时,陈某堂等人作案多选择在冬季、春季、秋季作案,此时人们穿的衣服很厚,伸手或者用大镊子偷手机时不易被察觉。民警通过视频录像,发现每次作案时,陈某堂等人都是在学校附近商场、天桥、饭店等地寻找女大学生,发现目标后,他们提前分工,规定谁负责偷、掩护、转移赃物,偷手机的人得手后,在掩护人的帮助下,马上将赃物转移走,即使被害人怀疑偷手机的人,因翻不到手机只能作罢。

  民警提醒群众,特别是女性民警提醒群众,特别是女性,在走路、逛商店、吃饭时,不要随意将手机放在身后书包里、桌子上、柜台上,要把手机放到胸前包里或兜里,不要脱离你的视线。

  据李广明所长介绍,公安机关经过努力已经找到152名被害人,还有180名被害人没有找到,你们现在在哪里?快来认领自己丢失的手机呀!目前,吕某耀等人已被依法批准逮捕,案件在进一步审理中。